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

灵农传第三百五十七章真假张地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灵农传 第三百五十七章 真假张地

此言一出,不光是对方吃了一惊,就是金若琳和梅儿也都跟着大吃了一惊。

梅儿还不大清楚张地的修为,金若琳美目闪动,落在张地的背影上,只能看出他是炼体五级,但就这样的修为却敢向对面一群人叫阵,真让她有些看不穿的感觉。

她也知道张地身上的秘密很多,先是魔占区力挽狂澜,斩杀了一头天魔,后来在仙魔大军的混战中顺利逃生;随后就是利用仿制金光阵杀虫,拯救了她名下的一处宝贵灵田;再然后就是匿名参加灵谷大赛,一路晋级决赛。

张地的秘密太多太多,她曾经很想问一问,可是张地对她若即若离的态度,又让她不敢开口,生怕一开口就破坏了张地对她的印象,甚至敬而远之人民合中为了保守自己的秘密。

她不想那么讨人嫌,只想这么默默地陪在他身旁,做他的师妹,享受他的呵护……

如此危险的时刻,金若琳不知为何,思绪开始飘忽起来,朦胧之间望去,张地的身影变得越发高大,犹如一尊山岳一般立在她的眼前,不论危险来自何方,都会替她遮挡下来一样。

“不对!”突然之间,一个念头在她脑海一闪,立时脱口叫了出来:“不对!”

众人都诧异地望了过来,便是张地也肩头微微一晃,脚步挪动一下,将她挡在了身后。

金若琳起身走到张地身旁,与他并肩而立,轻轻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面对着这些凶神恶煞般的敌人,微微一笑道:“我是张地,金家的废物们都是我杀的!你们要来动手报仇,便来找我吧!”

听到她如此说,张地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目光偏转看了她一眼,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你是张地?那他是谁?你俩怎么一模一样?”金鸿铭把手一指,厉声喝道。

金若琳微笑地看了张地一眼,轻轻说道:“他只是我故布疑阵,请来的替身罢了!呵呵,他的修为只有炼体五级,难道你们没有看出来么?我才是张地,是我杀了这些金家的废物,要报仇便来找我吧!”

似是怕张地反驳,她将周身气势猛地一放,足有炼气七层的法力一下冲了出来,掀起了一股烈风,同时把手一抬,碧鸟环和雪魄珠凌空飞了出来,散发出一股寒彻骨髓的寒气。

金鸿铭等人都是神情一惊,“张地!你竟是修仙者?”面对如此威势的法器波动,不由得他们不相信眼前之人就是那卧薪尝胆,想要搭救自己家人的张地。

如此一来,也就能够解释为何张地在青岳派有一番堪称奇迹的造化,也能解释为何他能独立一人杀了金志峰等人了。

一惊过后,金鸿铭把手一挥,周身立刻覆盖上三寸之厚的金光护罩,恶狠狠地道:“既然是你杀了我三弟,那就休怪我金鸿铭不客气了!”转头向着金若天和白峰、黑衫等人一点头,说道:“你们替我掠阵,别放跑了此地任何一人!”

眼中金芒一闪,周身一下放出炼气十二层的修为,轰的一股狂风,将两丈外的金若琳吹的身子摇晃了几下,至于一直提心吊胆躲在一旁的黑鹰等人,更是被狂风掀得在地上连连翻滚,身体一下被推送到了墙角下,吓得这几人面无人色,惊惧地看着金鸿铭。

但这还不算完,金鸿铭冷笑一声,忽然把手一抛,伴随着一声清鸣,一只金色小钟凌空飞起,迎风滴溜溜一转,化作磨盘般大小,发出阵阵梵音般的鸣响,并射出道道金光,让人有些头晕目眩。

一见这金色小钟飞出,金若琳不由得身子又是一晃,面色一变道:“金钟罩,你竟将金族至宝拿出来了?”

金鸿铭哈哈一笑:“臭小子,你就庆幸吧!能让你尝尝金钟罩的滋味,死后下地狱也值得了!哈哈哈……”加紧催动法力,使得金光和梵音越来越盛。

金若琳脸色有些发白,转头看了张地一眼,只见张地面色平静,眼神望着天边微微闪烁,并未流露出丝毫的惧意,不由得暗叹一声:“唉……他永远都是不慌不乱的模样,面对这么多强大敌人,又有金族至宝金钟罩,我们几人是插翅也难逃了!不过,我若能替他遮挡一二,以他的智谋,说不定也有一丝逃生的希望也说不定。”

原来金若琳听到张地口吐狂言,将仇怨都揽到自己身上,猛然惊醒过来,这赫然便是吸引敌人注意力,要让她和梅儿逃生的兆头,这根本就不符合张地谨慎的性格嘛!

于是她才想都不想地站了出来,拼死冒充张地,想要将这一丝逃生的可能让给他。

此时她脉脉地看了张地一眼,心中念道:“一直都是你保护我,这一次,就让我保护你一次,为你而死我死而无憾!”

主意打定,金若琳眼睛中的一抹柔情一逝而去,向着张地飞快传音:“师哥,不论你有什么计划,赶紧实施吧!我且乱冲乱打一番,你我分头突围!”

说罢,单指一点雪魄珠,忽然寒气大放,一道道雪雾如白龙般延伸出来,喝道:“金鸿铭,你的金钟罩有什么稀奇的,且先尝尝我雪魄珠的厉害!”催动雪魄珠向金鸿铭攻去。

“找死!”金鸿铭眼中轻蔑之色一闪,单指一点金钟罩,滴溜溜一转,犹如陨石般向着雪魄珠一砸而去,还未到,金光已是将雪雾白龙驱散了不少,看来威能比雪魄珠大了不王妹芝在里仍泣不成声。她说“元元豆豆是一点半点。

“好了,师妹你别闹了!”

便在此时,张地忽然出声了,大手一伸,就将金若琳拉到了自己怀里,然后另一只手在她脸上一抹,将那惟妙惟肖的人皮面具抹下,露出一张美艳绝伦的面容。

金鸿铭一见此景,不由得一呆,没想到这个黑皮肤长相普通的张地,居然一转眼就变成了一个美貌无双的大美女,手中的金钟罩就没舍得砸下去。

“小姐!”一直强忍着没吭声的梅儿,终于忍不住了,也把脸上伪装一抹,恢复了本来的面目,大叫一声扑到了她身上,哭着看了张地一眼,不无好气地说了句:“你这个坏家伙,你若让小姐替你送死,我……我梅儿一辈子都恨死你!”

“事情不是像你想得那样……”张地嘀咕了一句,想了一下,这事情也不是现在能解释的,于是掌心荆棘一卷,温柔地将金若琳、梅儿,还有一旁张大小嘴发傻看着自己的程青青统统卷了起来,然后猛地发力一抛。

咻的一下,这三女就惊叫着,犹如炮弹般向着半空中极速飞去,同时他口中大喝一声:“白大师,剩下就拜托给你了!”

“哪里走!”金鸿铭怒喝一声,将金钟罩一催,顿时化作一道金光,紧追三女一罩。

眼看三女难逃此劫,忽然一道白光闪过,轰隆一声大响,金钟罩倒砸下来,将城隍庙砸塌了半边。

而那道白光化作白大师的身影,一伸手抱住了三女,冲着下方的金鸿铭冷冷道:“小子,这金钟罩若是你父催动,我还忌惮一二,换做你小子嘛!”摇了摇头道:“太弱!太弱!和小孩玩具差不多!”

说完又看了张地一眼,冷笑一声:“你小子英雄难过美人关,真是愚蠢!”然后不等金鸿铭等人反应过来,他周身法力猛地催动,一下化作白虹向着天际飞去,速度竟快得惊人。

“师哥!师哥!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呀……”

“师父哥哥……”

远远地,传来了金若琳和程青青的喊声,越来越轻,很快就消失在了天边。

“愚蠢吗?”张地自嘲地一笑,目送白光远远离去,在心里默念一句:“师妹,希望你一切平安!”然后将目光收回,扫了有些错愕的金鸿铭等人一眼,冷冷地道:“动手吧!”

忽然阵旗一挥,唰唰唰……数道金光从地上射起,将在场的众人一下子都笼罩了进去。

原来张地早就识破了金若琳的心思,不过当时白大师还差数里赶到,他利用传讯玉符与其交谈,想让白大师护送三女离开,这样他才没有后顾之忧地动手。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配合金光阵,将这些人一股脑儿地斩杀掉,不过敌人势力太强,白大师只答应出手一次,所以他才改变了主意,让白大师护送三女离开。

至于让金若琳恢复本来面貌,乃是他忽然发现师妹为他付出太多,若再让金若琳假扮自己,只怕会让师妹有性命之忧,眼下父母家人的下落已调查清楚,他一个大男人是时候站出来,独立承担这一切了!

此时此刻,一股肃杀的秋风吹过,杀气浓重得几乎要让人窒息。

一场大战即将开始!(未完待续。)

一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宿迁看白癜风哪家医院专业
西安治疗子宫内膜炎哪家好
相关阅读
木纹多gif分析德赫亚是门将里的第三类物种
· 两个月的马尔济斯犬不喜欢在家呆着怎么办位置

我家马尔济斯犬两个月大了、总是跟着我 只要一看不见我就到处乱叫、如果我出门怎么让它适应自己在家呆着啊?恭喜发财:马尔济斯犬缺乏安全感的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