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

暮渐苍节能

时间:2020-10-01   浏览:0次

暮渐苍,鬓微霜

二瓜子大学毕业那年并没有找到一份称心的工作,在亲戚的引荐下去学了开XX跟XX的本事,这也并非他所愿。这年头求人办事并不是多么光彩的事情,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也就这么个意思。不过对于当初刚走出校门的二瓜子来说的确是很不光彩的人生经历。原创的数量和伪原创的质量如何权衡自从高考从定点供莞生猪基地收购、调入生猪以后胡乱填报了志愿,直到被这样一所学校录取,二瓜子都一直处于迷茫状态。没有人告诉他你性格怎样,喜欢什么,喜欢做什么,能做什么?这些对于农村出生的二瓜子来说,一直稀里糊涂的,所以稀里糊涂大学混了三年。等拿了毕业证以后还是稀里糊涂的走上社会,又稀里糊涂的找了点事,稀里糊涂地做着不知所谓的工作。

二瓜子跟亲戚开了两月的XX机,后来得罪了当地的地头蛇被人给整走了,也跟那亲戚闹得很僵。痛定思痛,二瓜子决定考下公务员看看,于是买回了相关书籍就此准备复习了。二瓜子的父母是地道的农民,老实本分,性格很爆,二瓜子小时候也是常给父亲揍的。自从二瓜子离开了亲戚开的厂子,并准备一心想好好复习考下政府单位的,这样如果考起也不用看人脸色做事情。不过后来几日父母如是觉得二瓜子甚是不顺眼,天天在家呆着也不出去工作挣钱,但当某天终于跟二瓜子吵了起来,二瓜子同样性格如此激烈,甚至有些偏激了,于是乎二瓜子把考试用书全都撕得干净,并发誓自此不在考试。

那年的春节并没往常那般有生气,二瓜子跟父母闹得很僵。后来听说儿时玩伴从沿海城市打工回来,二瓜子并跟着去了。那天,也是二瓜子第一次做飞机,暂时摆脱些许烦恼,二瓜子跟儿时玩伴聊了起来,二瓜子的玩伴是个叫做小帅的家伙,生有一张圆脸,个子跟二瓜子一般的高。到了沿海城市,这是个叫做永嘉的地方,城市很大,比起内陆来要发达得很多,二瓜子在小帅的引荐下也去了同一家工厂,这是一个家族企业的小厂子,工人不多,三四个人,每天工作12个小时。在每天的机器轰鸣中,种种油污与热浪或与寒气交融中,二瓜子就这样愧对一大学生的身份工作了下来。

一连三个月,二瓜子并没有跟家里通过一次,在这繁华城市的背后,也有多少像他一样的年轻人,卑微的生活在城市的阴影中。12年六月,这对二瓜子一直很难忘,古人说:久走夜路必闯鬼,二瓜子那天觉得自己就是闯鬼了,二瓜子的手指被机器打掉一截,当真是痛彻心扉,二瓜子整个人有点蒙,还好只是指端一小节,应该还是庆幸。十指连心,痛彻心扉,二瓜子真觉得这辈子还真没体会到的痛。小帅跑过来了,拉着二瓜子的手,用很多纸包在上面,但血水还是止不住流。一个月的时间,二瓜子修养了一个月,好似也没跟家里打过。

11月份,二瓜子觉得是呆不住了,于是跟小帅商量,自己并先回家。这算一年了吧,二瓜子并没跟家里通过几次。但从心底说,要说不牵挂,那是假的。二瓜子很毅然得踏上回家的旅途。城市依然繁华,那霓虹闪烁让人心醉。二瓜子像一匹孤狼一样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这里终究是不属于他的,终究难舍故土之情,什么择一城终老,择一人白首,这样的童话似乎是逃离现实变得不切实际的因与果。煽情的话,二瓜子就不会天真的认为天下有掉馅饼的好事,终于还是得面对冷冰冰的现实。流血的事情最多让二瓜子皱眉而已,哭!这辈子都不会再二瓜子脸上看到,那就皱着双眉,咬牙面对吧。

回到阔别近一年的家,二瓜子也没觉得多少变化,还是那样的一成不变的模样,几间土房成四合院,厨房的顶上伫立的烟囱冒着炊烟,院子里游走的鸡鸭,还有跑过来的大黑狗与小花狗,一个劲的蹭二瓜子的双脚。还是一样的无忧无虑岁月静好的模样。二瓜子的父亲坐在屋前的板凳上,右手捏着烟,嘴角露出一丝欣喜但又很好的克制住了,一如既往的那样淡定,但是任谁都能看出那一丝欣喜是怎么也藏不住的,二瓜子很认真的叫了一声爹,他父亲看着他,也回应了,从鼻子里蹦出一个嗯字来的。二瓜子并没多少计较,母亲在厨房里做饭,已经准备好一桌子的饭菜,看到二瓜子咧嘴笑了起来,那样的欣喜与激动,是二瓜子整一年没看到过了的。

古人云: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此时在二瓜子的脑海中不由得冒了出来,此情此景,父母的模样,苍老的容颜,已渐渐斑白的发髻,不在如火一样年纪,那是一种此刻在二瓜子心里狠狠触动的悲。

九江治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复方鳖甲软肝片如何购买
月经延长
相关阅读
木纹多gif分析德赫亚是门将里的第三类物种
· 争议话题1节能

林妙可与大叔感情戏遭吐槽 回顾14岁林妙可引发的十大争议话题争议话题1:14岁林妙可与37岁陈龙演感情戏遭友吐槽由陈龙、林妙可、刘晓庆等主演的《...

友情链接